历史人物

杨小凯与湖南大学

( 来源: 作者: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09-08-31 16:34:00)

 杨小凯与湖南大学   

廖进中

 杨小凯是湖南成功走向世界的新名人,已有诸多见诸报端的关于他与湖南“割不断、理还乱”关联的报道。但作为经济学大师,人们对其与“千年学府”――湖南大学的学术渊源,或鲜为人知,或知之不详。现依我本人亲历,提供几点以作小凯逝世五周年的怀念。

一、关于杨小凯被谁引进到湖南大学作旁听生的问题

 
   许多资料都说:1979年出狱后,杨小凯在湖南大学旁听一年数学。大家知道,在中国的体制中,进大学“旁听”,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当时对小凯这样的出狱人员。那么,人们自然会问:是“谁”将杨小凯引进湖南大学“旁听”的? 

杨小凯原名杨曦光,是长沙一中的学生,而长沙一中当年是全省的标杆性中学,所以,“文革”初期大串联,它是红卫兵经常汇集的地方,也因为此,我也就或远或近地认识了它的学生“三巨头”――谢若冰、杨曦光、黄杏英。杨、谢为高干子弟,黄出身产业工人;谢、黄为女生,虎虎生威,杨为男性,刚毅文静。但就是这个在外人看来是“文弱书生”的杨曦光,却写出了一份类似当年毛泽东“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式的的大字报“中国向何处去”而获罪入狱达十年之久。后来,“文革”收场,听说杨曦光出狱了,并改名杨小凯;又听说是湖南大学的彭肈藩、石任球两位老师把杨小凯弄到湖南大学来学数学了。当时,我已进了湖南大学,彭是我校数学系副教授,石是直接授过我课的物理系教授,他们都在五十年代受过批判,与杨的父亲杨第普因有共同遭遇而交往甚密,我猜想,可能是由于这种关系,才把小凯弄进了湖大。1983224,《人民日报》发表彭、石二位《湖南大学知识分子政策远未落实》《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还要做很多工作》的信和社论后,我更相信,是彭肈藩、石任球两位教授把杨小凯弄来湖南大学旁听数学的传言,是完全可信的。

    二、关于杨小凯欲来湖南大学工作、当教师的问题。

所有的资料都提到,1980年杨小凯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1982年,被武汉大学聘为讲师。其实,人们往往忽视了,在这之间,还有杨小凯来湖南大学试讲、意图来湖南大学工作一事。 

“文革”结束后,受1953年全国院系调整而大伤元气的湖南大学正在恢复经济与管理学科,欲再向综合性大学迈进。当时主管教务处工作的魏东明副校长规劝我“弃行政从教学”,力荐我与郭军元、盛和鸣三人筹建经济管理教研室,先挂靠机械系,在科学馆二楼的一间破教室办公,条件极为艰难,人才极为紧缺,我们想方设法从各地各单位引进专业教师。此时,打听到杨小凯有意来湖南大学工作,我们就极力说服各方争取他能来湖大。按照规定,进校当教师,先要试讲。他的试讲地点是安排在教学中楼103教室,试讲内容,是他自己选定的《线性规划和影子价格》。参加听试讲的,除了我和郭、盛二位,好像还有后来调到湖南财经学院作副书记的周水波。他们都是文科出身,对小凯的试讲内容,除了教态和语言外,提不出更多意见,而我此时正准备报考研究生,对《运筹学》有所猎及,所以,就指定由我来作为主评,我的结论是:“人才难求,应该接收”。只可惜,到了学校一关,最后还是“卡壳”了。这就有了不久之后的杨小凯去武汉大学就职之事。说到这里,我要说一句:相对于对武汉大学刘道玉校长的铁肩担道义,我们湖南大学是不是心怀愧疚?

 

三、关于杨小凯被聘为湖南大学讲座教授问题。

2002年的一天,经贸学院赖明勇院长打电话给我,说是想聘杨小凯到我们经贸学院作兼职教授,问我的看法。还说上面有这个意向,但内部有不同意见。我的态度非常明确:“我们曾经失去过机会,历史的机遇不能再失去”!过了不久,我的数码相机照片中显示的是20021026,学校在校办公楼贵宾接待室召开了授聘仪式,聘小凯为“湖南大学讲座教授”。当时,参加会议的人数不多,但规格高,据说我是因为与小凯的关系而是由校党委刘克利书记特意指定要出席的。记得小凯在致辞中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提到,他可能是中国和世界上唯一没有本科毕业证书的洋博士,他希望湖南大学看在他“曾经在湖南大学旁听一年多数学课,湖南大学的老师们比如邓自克教授等给他开启了数理经济研究之门”的份上,补发他一张本科毕业文凭,而当时在场的湖南大学校长王柯敏教授则马上回应:“您是我们湖南大学的光荣和骄傲”!

一般人往往只知道“客座教授”,其实,“讲座教授”是比“客座教授”要求更规范、合作更紧密的一种学术荣誉。自此之后,小凯就定期到校讲课和参加学术研讨,并成立了由他任主任的“中澳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到目前,该中心已承担国际合作项目、国家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及国家商务部等部省级项目10余项,完成政策分析报告5个,在国内外重要期刊上发表论文80余篇,获得教育部提名国家科技进步奖等部省级奖励多项。开发了中国静态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CHINGEM)和动态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MCHUGE),并成功应用于国家商务部政策项目《国际多双边区域经贸协议对产业影响的评估》,贸易区谈判评估、农业税改革、国际石油价格波动、贸易自由化与环境、劳动力转移以及农村土地流转等方面的研究。

 20031027,由小凯所在的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与湖南大学经贸学院联合主办,《世界经济》杂志社、湖南科技大学协办的《超边际经济学·国际贸易与经济发展国际学术会议》在湘潭市盘龙山庄召开。会议期间,小凯精神充沛,与黄有光教授共同点评。一天夜晚,我,小凯,他的夫人小娟,还一起回忆了邵阳岁月。会议期间的每天清早,小凯还与科大的向国成教授一起跑步爬山,向教授曾高兴地对我说:“廖教授,小凯的病可能无事了”。可谁知道,会后不久,有消息从海外传来,小凯的病情复发,再过不久,200477,噩耗便充满了世界各媒体。以后的几天,我总是一人徘徊在岳麓书院门前的“桃李园”里,默默地发呆并发问:“这到底是天妒英才,还是人妒英才”?

1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