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观点

【湖南日报】李琳:以更强更优开放平台 力促湖南开放崛起

(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6-12-03 23:06:39)

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报告提出,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必须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

然而,经济开放度较低一直是制约湖南经济发展的主要短板之一,其中开放平台对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引擎作用弱小更是一大“瓶颈”。大开放需要大平台,湖南要实现开放崛起,必须着力打造更强更优的开放平台“升级版”。

“十二五”以来,湖南开放平台不断夯实。目前已拥有4个综合保税区、6个国家承接产业转移重点承接地、134家省级及以上园区,平台数量位居中西部前列。但这些平台普遍存在承载、集聚能力较弱问题,具体表现为:

基础设施不完善,对外通道不畅。交通、物流等在规模总量、技术等级等方面有待大力提升。其中尤为突出的问题是港口基础设施较为落后,航运优势难以发挥。如我省唯一的国家一类水运口岸岳阳城陵矶港至武汉航道的通航能力较低,已成为湖南对接长三角地区的“掣肘”。

以枢纽口岸为依托的临港经济增长极尚未形成。由于我国对外开放战略实施了先沿海后内陆的梯度推进式空间布局,湖南的临港经济、临空经济以及综合保税区的发展都滞后于沿海地区,依托枢纽口岸保税、物流、园区、通关一体化的临港经济尚处于起步阶段。比如以岳阳城陵矶港为主导的临港产业集群尚未形成规模优势,更未形成产-港-城协同发展的互动机制,港口对腹地的辐射带动作用有限。

园区经济外向度较低,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产业集群较为缺乏。2013年,全省80个省级以上园区利用外资占全省总量的36.6%,有40%的园区利用外资为零,13个国家级园区利用外资占全省比重仅为20.5%,较全国平均水平低15个百分点;80个省级以上园区进出口总额占全省比例为45%,有30%左右的园区进出口为零。园区经济外向度较低,在主体上表现为缺乏具有较强辐射带动效应和国际竞争优势的产业集群。近些年,我省园区在政策导向下,培育了工程机械、汽车、食品、烟花爆竹等产业集群,但由于缺乏外向度高、具有强大辐射带动效应的龙头企业,使得我省依然缺乏像河南富士康电子信息产业集群、重庆“5+6+800” (5大品牌商、6大代工商、800家零部件厂商)笔记本产业集群这样的优势产业集群。2015年,河南富士康一家企业的进出口额就达3105亿元,而我省进出口总额才1825亿元。

培育打造我省开放平台“升级版”的对策建议:

——以对接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战略为切入点,构建“一江两扇三洋”国际贸易大通道。 “一江”即长江黄金水道,以岳阳城陵矶港为桥头堡对接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地区,连接太平洋;“两扇”即“西南扇面”和“西北扇面”。“西南扇面”,是指通过开通长沙-广西-越南的国际货运班列,以及达到北部湾、珠三角水运口岸的铁海联运,对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进而连接印度洋;“西北扇面”,是指通过开通株洲-新疆-欧洲的国际货运班列,深化与新疆、内蒙古、兰西城市群以及中亚和欧洲的合作,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进而连接大西洋。如此,可推动湖南从开放的“外围”区域转变为“中心”区域。

——强化功能平台建设,提升平台承载力。一是加大政策力度,支持综合保税区重点发展保税加工、保税物流和保税服务业务,鼓励开展研发、配送、采购、结算、展示、设计等业务,完善相关功能;二是重点支持在岳阳建立湖南航运交易所,建立集“平台监管、数据处理、政策发布和国际物流动态”于一体的电子口岸,与长江流域地方电子口岸实现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三是重点扶持岳阳城陵矶港发展临港产业,将全省大运力工业配置在岳阳长江经济带,推动港-产-城协同发展,打造湖南新的增长极。

——创新“飞地经济”合作模式,打造高开放度的优势产业集群。以融入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为依托,以“飞地经济”为载体,以利益共享机制为纽带,以创新共建共管机制为保障,强化湖南与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合作。在共建园区承接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产业转移中,注重“补产业链式”“强产业链式”承接,重点引进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文化创意等产业的战略投资者,并着力将这些产业培育成为连接国际大市场、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新兴产业集群。

——完善开放型经济发展机制,优化发展环境。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减少行政审批,提高行政效能;完善开放政策促进机制,抓好优惠政策的落实,切实保障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进一步规范公共服务和行政执法行为,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

(作者系湖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民建湖南省委参政议政委员会主任)

新闻链接:http://hnrb.voc.com.cn/hnrb_epaper/html/2016-12/02/content_1167197.htm